方案二是如果英国议会下院未能通过协议,议会下院已经两度否决脱欧协议

 国际组织     |      2019-11-25 05:40

英国议会下院27日经投票表决,正式确认推迟原定于本月29日的脱欧。议会下院当天还就八种脱欧方案举行指示性投票,结果无一方案获得过半数支持。

  新华社伦敦3月27日电(国际观察)没有赢家的政治赌局——英国“脱欧”反思录

www.fun88.com ,英国议会下院29日投票,否决了英国政府与欧洲联盟所达成脱欧协议的关键部分。在这以前,议会下院已经两度否决脱欧协议。

分析人士认为,脱欧死结难解,英国提前大选的可能性增加。距离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已逾千日,脱欧实际已沦为利益斗争的工具。在脱欧这场政治赌局中,没有赢家。

  新华社记者桂涛 王慧慧

英国《卫报》报道,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想再做努力,说服议会下院下周再次表决脱欧协议。一旦协议表决获得通过,5月22日脱欧日将依旧有效。

脱欧变拖欧

  英国议会下院27日经投票表决,正式确认推迟原定于本月29日的“脱欧”。议会下院当天还就八种“脱欧”方案举行“指示性投票”,结果无一方案获得过半数支持。

3月29日是两年前英国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后原定的正式脱欧日,而今,这一期限已经后延。这一天,英国议会下院就脱欧协议关键部分再度表决,结果依旧是否决。

当日,英国议会下院经过辩论,最终以441票支持、105票反对的投票结果确认将原定的脱欧日期从法律中移除。

  分析人士认为,“脱欧”死结难解,英国提前大选的可能性增加。距离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已逾千日,“脱欧”实际已沦为利益斗争的工具。在“脱欧”这场政治赌局中,没有赢家。

《卫报》认为,严格意义上,29日表决并非第三次实质性投票,因为仅涉及脱欧协议中的退出协议。

此前,欧盟已同意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提出的推迟脱欧申请,并为脱欧最终期限提供二选一时间表。方案一是如果英国议会下院能通过脱欧协议,将允许脱欧期限延至5月22日,即欧洲议会选举的前一天;方案二是如果英国议会下院未能通过协议,则英国必须在4月12日之前再做出抉择。

  “脱欧”变“拖欧”

英国政府与欧盟去年11月达成退出协议和英欧未来关系宣言两份文件,统称脱欧协议。其中,退出协议具有法律约束力,对脱欧过渡期、英欧分手费、公民权利、英国北爱尔兰地区与欧盟成员国爱尔兰边界等焦点议题作出明确安排;英欧未来关系宣言则为英国退出欧洲共同市场和欧盟关税同盟以后的双边贸易和安全关系勾画出大致图景。

27日,英国议会下院还就议员提出的包括无协议脱欧举行二次公投等八种脱欧方案举行了一系列指示性投票。指示性投票结果显示,议会未能就任何一种方案形成高度一致。

  当日,英国议会下院经过辩论,最终以441票支持、105票反对的投票结果确认将原定的“脱欧”日期从法律中移除。

不过,退出协议中的备份安排在英国备受争议,是脱欧协议两度遭否决的主要原因之一。这一安排旨在避免英国北爱尔兰地区与爱尔兰之间恢复硬边界,即重新设置实体海关和边防检查设施,却让一些人担忧可能导致北爱尔兰从英国分离。

特雷莎梅27日明确表示,只要脱欧协议获议会通过,她将在英国脱欧后辞职。一些英国媒体认为,首相的这一承诺稍稍增加了脱欧协议在议会通过的可能性,但阻力依然很大。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表示将继续反对协议。

  此前,欧盟已同意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提出的推迟“脱欧”申请,并为“脱欧”最终期限提供“二选一”时间表。方案一是如果英国议会下院能通过“脱欧”协议,将允许“脱欧”期限延至5月22日,即欧洲议会选举的前一天;方案二是如果英国议会下院未能通过协议,则英国必须在4月12日之前再做出抉择。

特雷莎梅原本希望议会下院能够第三次表决包含退出协议和英欧未来关系宣言的脱欧协议。然而,议长约翰伯科以议会传统为由,拒绝让实质内容不变的脱欧协议再次诉诸表决。

27日,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斯蒂芬巴克利表示,政府可能于29日将此前曾两度被议会下院否决的脱欧协议再度交付议会表决。而英国议会下院议长约翰伯科重申,他将拒绝脱欧协议在实质内容不变的情况下第三次交付议会表决。

  27日,英国议会下院还就议员提出的包括“无协议脱欧”“举行二次公投”等八种“脱欧”方案举行了一系列“指示性投票”。“指示性投票”结果显示,议会未能就任何一种方案形成高度一致。

特雷莎梅27日向她所属保守党的议员们承诺,只要脱欧协议能获议会下院批准,她愿意提前卸任。这一重大让步换来部分保守党要员认可。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特雷莎梅政府面临更多压力,英国提前举行选举的可能性增加。

  特雷莎·梅27日明确表示,只要“脱欧”协议获议会通过,她将在英国“脱欧”后辞职。一些英国媒体认为,首相的这一承诺稍稍增加了“脱欧”协议在议会通过的可能性,但阻力依然很大。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表示将继续反对协议。

在29日表决中,先前两度投票反对的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前脱欧事务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和保守党议员雅各布里斯-莫格投下赞成票。不过,反对党工党只有5名议员投支持票,与执政党保守党结盟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10名议员悉数投票反对,令退出协议以344票反对、286票支持的结果折戟。

脱欧遭绑架

  27日,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斯蒂芬·巴克利表示,政府可能于29日将此前曾两度被议会下院否决的“脱欧”协议再度交付议会表决。而英国议会下院议长约翰·伯科重申,他将拒绝“脱欧”协议在“实质内容不变”的情况下第三次交付议会表决。

就上述结果,首相府发言人强调,选择支持的议员人数已经不断增加,这次失利的票数差额收窄为58票,而上一次脱欧协议表决的失利差额为149票。

方案二是如果英国议会下院未能通过协议,议会下院已经两度否决脱欧协议。用全民公投的方式决定是否脱欧是英国一系列政治赌局的开始。许多人在投票时并非投给英欧关系,而只是要用手中的选票表达对现状和建制的不满,寻求改变,而不管这种改变会让国家和社会走向何方。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特雷莎·梅政府面临更多压力,英国提前举行选举的可能性增加。

《卫报》援引首相府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即便29日失利,但所获支持超过了议会下院指示性投票中的所有方案。

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中,支持和反对选票比例接近,这就注定会在英国掀起一场对垒,而对垒双方又势均力敌。英国政府试图找到一种能团结起全英国的脱欧方式,但这一愿望难以实现。

  “脱欧”遭“绑架”

英国议会下院27日就退出欧盟事宜举行第一轮指示性投票,以期在脱欧协议表决僵持之际,另行寻找最大共识。然而,全部8种脱欧方案均遭否决,其中最受欢迎的把脱欧协议诉诸全体公民投票收获268张支持票。

脱欧公投以来,是否脱欧以及如何脱欧始终没有取得相对统一的意见。脱欧沦为权力和利益斗争的工具,英国执政党内部和不同党派之间屡屡上演为反对而反对,政府和议会陷入对立,舆论和民意被撕裂。

  用全民公投的方式决定是否“脱欧”是英国一系列政治赌局的开始。许多人在投票时并非投给英欧关系,而只是要用手中的选票表达对现状和建制的不满,寻求改变,而不管这种改变会让国家和社会走向何方。

根据欧盟为英国提供的推迟脱欧时间表,如果英国议会下院能通过脱欧协议,将允许脱欧期限延至5月22日;如果未能通过脱欧协议,则英国必须最晚4月12日做出抉择,包括无协议脱欧、延期脱欧或撤回脱欧。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英国执政党与反对党内均出现反叛议员,他们在议会下院结成独立团体,以独立议员身份投票,不再受政党束缚。一些议员说,他们无法忍受所在政党在脱欧问题上盲目按政治站队、不顾人民利益。舆论认为,脱欧这样事关国家命运和民众利益的重大问题已被某些党派与团体的一己之私所绑架。

  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中,支持和反对选票比例接近,这就注定会在英国掀起一场对垒,而对垒双方又势均力敌。英国政府试图找到一种“能团结起全英国”的“脱欧”方式,但这一愿望难以实现。

《卫报》报道,特雷莎梅希望能够让脱欧协议下周重返议会。她的助手认为,如果协议届时获得通过,英国依然能在5月22日脱欧。

脱欧无赢家

  “脱欧”公投以来,是否“脱欧”以及如何“脱欧”始终没有取得相对统一的意见。“脱欧”沦为权力和利益斗争的工具,英国执政党内部和不同党派之间屡屡上演“为反对而反对”,政府和议会陷入对立,舆论和民意被撕裂。

不过,就现有局面,特雷莎梅4月10日将前往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出席欧洲理事会紧急峰会。欧盟方面预期,她可能要求获得更长时间延期。

脱欧给英国政治、经济、社会等诸多方面都造成不小打击。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英国执政党与反对党内均出现“反叛议员”,他们在议会下院结成独立团体,以“独立议员”身份投票,不再受政党束缚。一些议员说,他们无法忍受所在政党在“脱欧”问题上盲目按政治站队、不顾人民利益。舆论认为,“脱欧”这样事关国家命运和民众利益的重大问题已被某些党派与团体的一己之私所绑架。

美联社报道,如果英国议会下院不批准协议、不撤回脱欧却又无法获得延期,英国将在4月12日23时无协议脱欧。欧盟和英国双方都反对无协议脱欧。

脱欧导致英国国内政治面临危机,不仅削弱了首相和执政党的权威,也使民主制度遭受质疑。英国舆论开始讨论,当代议制民主遭遇脱欧这样程序复杂、利益多元、博弈激烈的政治事件时,是否出现了失灵。

  “脱欧”无赢家

英国的其他选项是提前举行议会选举和再次就是否脱欧举行公投。议会下院29日表决后,反对党工党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要求特雷莎梅下台,提前举行议会选举,以决定脱欧方向。

从经济上看,脱欧为英国带来的长期不确定性,影响了投资者与消费者信心,一些依赖欧洲地区一体化、经济全球化的产业与企业撤离英国。

  “脱欧”给英国政治、经济、社会等诸多方面都造成不小打击。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自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以来,金融服务业约有至少1万亿英镑资产和7000个工作岗位正从英国转移到其他欧盟国家。此外,英国智库新金融本月11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为应对英国脱欧,有275家金融机构确认已经或计划从英国撤离。

  “脱欧”导致英国国内政治面临危机,不仅削弱了首相和执政党的权威,也使民主制度遭受质疑。英国舆论开始讨论,当代议制民主遭遇“脱欧”这样程序复杂、利益多元、博弈激烈的政治事件时,是否出现了失灵。

而欧盟也要承担脱欧所带来的经济风险,包括贸易关税、跨境货物贸易、产业链等方面的损失。英国一家智库调研认为,如果英国硬脱欧,欧盟27国或因此要共同承担995亿英镑的损失费。

  从经济上看,“脱欧”为英国带来的长期不确定性,影响了投资者与消费者信心,一些依赖欧洲地区一体化、经济全球化的产业与企业撤离英国。

脱欧不只对英国,对其他欧洲国家来说也是一个可怕的损失。没有人会为脱欧感到高兴。法国前驻美大使、卡内基欧洲中心高级研究员皮埃尔维蒙说。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自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以来,金融服务业约有至少1万亿英镑资产和7000个工作岗位正从英国转移到其他欧盟国家。此外,英国智库“新金融”本月11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为应对英国“脱欧”,有275家金融机构确认已经或计划从英国撤离。

  而欧盟也要承担“脱欧”所带来的经济风险,包括贸易关税、跨境货物贸易、产业链等方面的损失。英国一家智库调研认为,如果英国“硬脱欧”,欧盟27国或因此要共同承担995亿英镑的损失费。

  “‘脱欧’不只对英国,对其他欧洲国家来说也是一个可怕的损失。没有人会为‘脱欧’感到高兴。”法国前驻美大使、卡内基欧洲中心高级研究员皮埃尔·维蒙说。(参与记者:柳丝)